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乐极生悲】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小说采集  阅读:加载中

--

2010/02/5發表於性吧


  夜,静悄悄的,微风轻轻吹过,稍微缓解了一下夏夜的炎热,一个年轻女子快步走在路边,薄薄的衣裙遮不住起伏的曲线,隆起的胸部由于运动有了明显的起伏,“真讨厌,每个周末都要加班,加什么鬼班阿,弄到这么晚”年轻女子抬头看着昏暗的路灯,心生抱怨,路边的路灯由于年久失修,有好多都不亮了,昏暗的灯光反而更令人害怕,寂静的道路上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路人,而现在只有年轻女子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哒哒声。

  忽然年轻女子觉得身后有异常,猛的回头一看,竟然有一个男子跟在自己身后,而那个男人的手,正在拉自己挎包的拉链,并且已经拉开了一半,年轻女子大惊,喝道:“你干什么。”本来意图偷窃的男人见行为败露,也不惊慌,反正这条路上也没其他人,偷不到就直接抢吧。男人这样想着,然后就直接伸手去拉女子的挎包,女子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后,刚想大声叫喊,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不待女子回头查看情况,一只大手就捂在了女子的嘴上,呼救声变成了无奈的呜呜声。原来抢匪还有一个帮手。

  站在身前的男子开口说话了:“弄到那边树林后面去。”身后的男子用胳膊勒住女子的脖子,大手仍然捂在女子嘴上,几乎是用拖的把女子拖到树林绿化带后面的草地上。由于树林的阻隔,已经看不到先前行走的道路了。待身后的男子停下之后,女子才借着月光打量起身前的劫匪。卷卷的头发,特征鲜明的脸庞,以及难闻的体味,女子终于确认了两个劫匪的身份——从新疆来的维族小偷,当然由于刚才的环境,两人已经从小偷转变为劫匪了。女子身前的维族男子,直接动手开始抢包,虽然女子用手死死护住,但终究没有男人力气大,包还是给夺了过去,但是男人翻遍整个挎包,也只找到40多元的零钱和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手机,女子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早上还好忘记带了钱包,维族男子仍不肯罢休,恶狠狠地盯着女子,用并不纯正的普通话问:“还有钱呢?”女子摇摇头,表示没有了,男人看女子身上身下,再没有一个口袋,于是抬起头,和女子身后捂嘴的男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男人猛的伸手,摸向了女子剧烈起伏的胸部,女子大惊,想向后躲避,但无奈身后男人挡住了退路,到反而像是女子自己把丰满的臀部顶向男人的裆部,一条坚硬的肉棍隔着裤子顶在了女子双股间。

  女子没有退路,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双手在胸前用力一撕,衬衣的纽扣一下被崩开了3个,本来就很白嫩的胸脯在月光照耀下,更显的洁白,男人接着又是用蛮力一扒,女子胸罩的肩带竟被硬生生拉断,在女子的肩上留下两道印记,女子发育饱满的乳房也暴露了出来,身后的男人把裙带一拉,短裙啪的直接掉在了草地上,只剩下一条小小的三角裤还在遮掩着女性身体最隐秘的部位。男人毫不停手,拉住三角裤的裤腰向下用力一扒,一阵电流般的感觉滑过女子的肌肤,女子在月光下被扒的一丝不挂。此时女子心里一片空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男人,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剥去,衬衣,胸罩,短裙,小小的三角裤,零散的落在周围的草地上,然后身后的男人用力一推,女子就倒在了草地上,此时女子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两个维族男子淫笑着,看着被剥的像只小白羊的女子,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女子瘫坐在草地上,睁大双眼惊恐的看着两个男人慢慢脱去裤子,露出胯下的肉棒,两条肉棒已经勃起,像毒蛇一样,对准了女子赤裸的娇躯。两个男人贪婪的盯着女子诱人的肉体,从脸蛋到脚趾比上次在发廊里玩的的妓女诱惑多了,尤其是女子脸上那惊恐的表情,更是满足了男人心底的兽欲。两个男人往前跨一步,女子就下意识的往后退却一点,纵使全身都被扒光仍小心翼翼夹起双腿的姿态更是让人恨不得冲上去好好蹂躏一番。两个男人中一个先开口小声说道:“别磨蹭时间,弄完了快点走。”年轻的一个点了一下头。其实女子也有1个多月没有被男人浇灌过了,虽然很想要,但是出于羞耻心,还是无法向小偷主动求欢,听男人这么一说,知道该来的快要来了,心里不由得更加紧张,但隐隐约约又有些期待。

  一个男人大步走上前,直接用力分开了女子本来夹紧的双腿,女子的阴部稀疏的长着一小撮黑黑的阴毛,也不做任何前戏,扶着自己的粗大的肉棒,对准女子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肉棒插入的那一瞬间,女子彷佛清醒了过来,张口大叫救命,但是在深夜,又是这样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相救呢。不待女子叫第二声,另一个男人拿出匕首顶在女子喉咙上,低声恐吓道:“你再叫老子就捅死你。”女子被吓住了,不敢再叫,任由身上的男人狠狠插入,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女子年轻的身体很快的做出了保护自己的反应,本来只是略微有点潮湿的阴道内开始流出不少淫水,保护娇嫩的阴道在男人的猛攻下不受伤害,男人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抽出手来玩弄女子饱满的乳房,一对乳房不是很大,但发育的饱满有弹性,摸上去手感很好,男人也不管女子的感受,一味的大力揉捏着,女子轻声说:“痛,你手上轻一点啊。”男人也毫不理会,一边用力揉搓着,一边不停的挺腰送胯,将自己的肉棒送入女性身体深处,女子的阴道湿润而紧窄,加上手上传来的肉感,男人可从来没有享用过如此性感的肉体,也许是野外的强奸过于刺激,也许是胯下女子肉体的诱惑过于强烈,没插几分钟,男人就觉得快感阵阵用来,身边的同伴也催促道:“你快点,好了我也来一次,不要被别人看到了。”男人于是不再克制,用力狠插几下,几乎每次都插到最深,同时手上使劲捏住女子的双峰,最后一下全根插入,在女子体内射出积蓄了一个月的精液。
  不等女子喘一口气,另一个男人又扑了过来,女子此时根本无力抵抗,任由男人把自己摆成跪趴的姿势,丰满圆润的臀部高高撅起,女性的私处更是被男人从后看个光,男人借着女子体内的淫液和同伴精液的混合物,对准后很顺畅的插入女子体内,男人双手牢牢固定住女子的圆臀,十指深深陷入女子丰腴的臀肉内,女子跪在草地上,头枕着自己的胳膊,任男人从后狠狠地抽插,一对饱满的乳球,也被身后的男人冲撞的前后摇晃。哭泣早已停止,喉间发出的,不知是难过还是舒服的呻吟声,已经射过一次的男人也不闲着,从侧面搂住女子继续把玩着被男人插的前后晃动的乳球。随着身后男人的一声低吼,女子体内第二次被射入了精液,浑身无力的女子瘫软的躺在草地上,皓月当空,月光照在她赤裸的肉体上显得她是那么纯洁无瑕,可是从腿间私处流出的精液粘在阴毛上,又是说不出的淫靡,两个维族男人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提好裤子,正准备离开时,其中一个男人一转头却瞥见女子那充满仇恨的目光,突然他才反映过来刚才自己都做了什么,他和同伴轮奸了这个女子,这是比偷盗抢劫重的多的罪行,而且她的体内还有两个人的精液……,想到这里男人不再迟疑,又向仍躺在草地上的女子走了过去,同伴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过去,女子的目光由仇恨转向了惊恐,银色月光下,高高举起的匕首闪着寒光,“啊~~”随着一声凄厉而短暂的惨叫,一切重归于寂静……。

  “啊~~”随着一声惊叫,秦钰猛的从床上坐起,抹去满头的大汗,没想到上次晚归的悲惨遭遇就这样变成了自己的噩梦,在确认自己的喉咙,胸口没有任何伤痕后,秦钰剧烈起伏的胸脯才慢慢平静下来,虽然已快要到秋天,但是天气还是有些炎热,秦钰自己只穿着一条勉强能包住女性私处的小内裤,近乎全裸的睡在床上,而由于刚才梦中的情色场景,小内裤居然湿腻腻的,紧紧贴在自己的阴部。抬头看看表,都快到中午了,起床吧。秦钰其实并不是个保守的女人,所以上次被两个维族小偷抢劫轮奸后,她也没有报警,一方面她不想然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原因,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强奸,根据以前的经验,报警后的身体检查和警察的问话,更像是又一次的强奸,除了刚才做的那场噩梦外,那件事并没有对她的日常生活造成任何影响。

  秦钰站起身,随便拿了件长衬衣披在身上,不带胸罩,换条干爽的内裤,也不穿外裤,就在家里收拾起来,做会家务,看看电视,刚才噩梦留下的恐惧,一会就没了踪影。只是到了晚饭时,秦钰一个人面对冷清的饭桌,不禁叹了一口气,老公出差都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作为一个成熟性感的少妇,独守空闺的日不好过啊。吃过晚饭后,秦钰一个人愈发无聊起来,看电视也看不进去,算了,洗个澡早点休息吧。这样想着,秦钰走进了浴室,任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肉体,饱满的乳房,细腻的肌肤,圆滚上翘的屁股,如此性感的身材现在却无人享用,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在热水的冲刷下,秦钰的体内也慢慢热了起来,一对玉手慢慢攀上了胸前的双峰,虽然一对玉乳还没有达到那种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地步,但是胜在结实饱满,加上小巧的乳头和浅浅的乳晕,让人看到就忍不住想捧住好好吮吸一番,而此时在热水和双手的共同作用下,秦钰感到胸前传来一阵阵的胀感,加大力气揉捏自己的乳房,换来的是更加的胀感,秦钰低头看着自己被玩弄的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的小乳头,心里默默说着:小宝贝,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我要做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

  此时,完全沉浸在自慰愉悦中的秦钰,完全没有察觉到淋浴房外的异常响动,整个人靠在淋浴房的玻璃上,纤细的手指慢慢向下滑动,探到了双腿间的幽谷禁地,五指中最灵活的食指率先进入了自己的阴道内,紧接着,最修长的中指也跟着探了进去,当两根手指完全纳入下体的时候,秦钰喉间发出了满足的呻吟,“阿~恩~”随着手指抽动频率的加快,女性的私处也本能的分泌出淫液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此时秦钰发出的呻吟,夹杂着愉悦与哀怨,满足与空虚。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一个肤白臀圆的性感女子,居然只能在浴室里用手指满足自己。
  等秦钰冲淋好,走出淋浴房时,才发现浴室门背后本来应该挂替换衣物的地方空无一物,算了,又不是没有在家里全裸过。这样想着,秦钰打开浴室门,很自然的裸体走回卧室,果然,粉红色的小内裤静静的躺在床上,自己的记性可真不怎么样阿。秦钰苦笑一下,弯下腰,正打算伸手的时候,卧室门的背后突然走出了一个脱光的强壮男子,不等秦钰反应过来,迅速贴到了秦钰身后,完全勃起的肉棒顶在了秦钰的圆臀上,多么熟悉的感觉,秦钰刚张口问:“阿琛,是你么?”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用力按下腰,摆成双手撑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势,慌乱中秦钰低头从双腿间向后看去,熟悉的肉棒,还有那浓郁的腿毛,秦钰终于确定自己的男友王琛回来了,下一秒,王琛的坚硬如铁的肉棒就顶开两片粉嫩的阴唇径直插入,还残留在体内的淫液很好的起到了润滑作用,王琛的肉棒顺着润滑就轻车熟路的顶到了秦钰身体最深处,女性娇嫩的花心一下子被顶到,秦钰毫无顾忌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王琛急于发泄积聚在体内的欲火,一上来就是用力狠插,双手扶住秦钰的腰身不让她有脱离的机会,同时不停的挺腰送胯,把自己坚硬的肉棒狠狠插入,结实的小腹撞击在秦钰圆润白嫩的丰臀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秦钰也大胆承迎,主动弯下腰把屁股撅的更高以迎合王琛的插入,一只手努力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则攀上了王琛无暇玩弄的乳峰,圆球般的乳房被自己的手揉捏成了各种形状,另一侧空闲的乳房,则随着身后王琛的大力抽插,淫荡的前后摇晃着。秦钰压抑在体内的欲望此时得到了释放,毫无顾忌的从嗓子眼里冒了出来,“阿,阿琛,用力,狠狠干我,阿,好舒服阿,你干死我吧,再用力,啊~~啊~~”,如果说刚才在浴室里只是浅浅的呻吟的话,那此时秦钰就是在放荡的叫床了。暧昧的灯光,两具赤裸裸的交合在一起的肉体,从交合部发出的啪啪声,还有女子放荡的叫床声,混杂在一起,使室内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王琛看着娇妻被自己操成这副淫荡模样,心中更加得意,双手猛的松开转而狠狠抓住了秦钰的丰臀,虽然秦钰的屁股丰满多肉,但是王琛这一下用的力气实在太大,加上秦钰毫无准备,在这突然袭击之下,还是痛的叫出声来“阿琛,痛,你手轻一点。”王琛也不怜香惜玉,十根手指深深陷入秦钰的丰臀,似乎要把那圆润的臀肉捏出汁水来,然后慢慢的把肉棒抽出秦钰的身子,秦钰嘴上说着不要停,同时主动把屁股向后撅,王琛却已经把肉棒全部抽出,已经胀的紫红的龟头在阴道口停留片刻,然后再次大力插入,直至全根没入秦钰身体内,这一次冲击实在太大,秦钰只觉得屁股被猛烈的撞击,支在床上的单手再也撑不住,整个上半身就趴在了床上,屁股反而撅的更高了。

  王琛牢牢按住秦钰的圆臀,开始最后的冲刺,秦钰索性就把上半身趴在床上,拉过一个枕头把头埋在里面,防止自己的叫床声太大被邻居听到,此时秦钰嘴中发出的声音已经是含糊不清语无伦次起来,只是一个劲的啊啊恩恩的呻吟着,秦钰那娇媚的呻吟王琛听在耳里,痒在心里,低头看看两人的交合处,秦钰娇嫩的下身已经被插出了白浆,而且完全充血十分敏感的肉棒也被紧紧夹在秦钰温暖紧窄的阴道里,视觉听觉触觉上的三重冲击一起袭来,王琛再也忍不住,最后一下全力插到底,然后在秦钰的最深处猛烈的喷发出来,秦钰只觉得整个身子都被填满了,又被热热的精液这么一射,“阿~”的喊了一声像是要哭出来一般,舒服的几乎要晕过去了。

  王琛待射完之后,缓缓把变回原样的肉棒抽出,长期出差劳累又旅途劳顿,加上刚才一场大战几乎耗尽了王琛的力气,躺在床上不多时就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秦钰仍然趴着,好半晌才从高潮的愉悦中回过味来,睁开眼睛回头一看,圆滚上翘的臀丘上留下了2个红红的手印,可想而知刚才王琛用了多大的劲,扭头一看王琛就躺在旁边,秦钰还以为王琛在闭目养神,于是扭动身子,主动把自己的乳房放到王琛摊开的手掌上,腻腻的叫了一声“老公”,王琛没反应,秦钰又把乳房在王琛的手掌中磨动起来,接着又叫了一声:“老公”,王琛才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声“恩?”秦钰趴到王琛耳边,小声又娇媚的说到:“人家还想再要一次阿,好不好?”王琛半迷糊的说道:“今天累了,让我好好睡会。”秦钰略有点不满,伸手摇摇王琛,却没得到一点回应,秦钰又用自己滑腻的大腿去摩擦王琛的身体,还是没有回应。秦钰不甘心,又扭头俯趴在王琛身上,张开小口也不嫌脏,把王琛那上面还残留着精液和自己淫液的肉棒含在了嘴里,给王琛做起口交来,这样弄了一会,王琛本来已经软下去的小弟弟又逐渐硬了起来,王琛也睁开了眼睛。

  本来秦钰是想以69式来挑逗起王琛的情欲,但此时王琛一睁眼,展现在眼前的却是秦钰那还处于充血状态的阴唇和半开着的阴道口,而且阴道口里还有自己的精液缓缓流出,这个景象若是给欲火中烧的人看到,肯定会彻底点燃欲火,二话不说就压上去大干一场,但是王琛已经泄过火了,再看到这样的景象难免有点反胃,而且人最难受的就是睡梦中被人弄醒,王琛十分恼火的将秦钰一把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然后就冲着秦钰嚷道:“小骚逼你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刚才已经操了你一次了还不够阿,你说吧你究竟想要几个男人来操你。”连珠炮似的话一说完,也不等秦钰回话,王琛就又一头倒了下去继续睡了,留下秦钰一人呆坐在床边。秦钰一肚子的委屈,心想自己也是正常的女人,有生理需求很正常,跟自己老公索爱有什么不对,以前王琛想要的时候,秦钰总是想办法满足他,不仅专门去买了情趣内衣,来例假的时候秦钰还心甘情愿的让王琛插了自己的屁眼,如今却换来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想到这里,秦钰不禁眼圈红了,本来还残留的一点欲望一下子就没了。秦钰稍微把自己的下身清洁一下,穿上内裤,背对着王琛躺下也就睡了。

  第二天上午秦钰再次睁开眼时,床上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王琛又不知去哪里了,转头看看衣架,王琛的衣服和公文包都不在,“星期天也不好好休息吗?”秦钰心里又不满的嘀咕起来,本来还想趁着早上再跟王琛好好要一次呢,看来又泡汤了。一转身看到丢在一旁的胸罩,昨晚的不愉快再次涌上心头。此时秦钰感到一阵内急,站起身刚准备走出卧室时,又从更衣镜里看到了近乎全裸的自己的肉体,圆润的乳房,白皙的肌肤,丰满的臀部,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刚好遮住自己的私处,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如此美妙的身体,昨晚却得不到男人的充分滋润,王琛真是太不懂珍惜了。

  秦钰转身打开卧室的门,走进卫生间小便,等方便完洗好手准备再去睡个回笼觉时,在走出卫生间的那一瞬间,差点和一个人撞在一起,秦钰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竟是王琛的爸爸老王,秦钰问:“爸,你怎么在这啊?”老王目不转睛的盯着秦钰白嫩的乳房说道:“昨晚小琛昨天跟我说他出差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你们啊。”秦钰赤裸的肌肤感觉到老王那火辣的目光,才反应过来自己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小内裤,站在公公面前是多么失态,急忙一手捂胸,一只手向下捂住下身,刚想快点回房去穿好衣服,老王先开口说话了:“媳妇啊,你身材可真好啊。”一边说着,一边又向秦钰走近了一步,秦钰仿佛预知到了即将发生的事,往后退却一步,说:“爸,你别这样,我要回去穿衣服。”老王猛的扑上,拦腰抱住了秦钰,伸嘴在秦钰裸露的肌肤上胡乱亲着,嘴里说着:“媳妇,你就让我一次吧,他妈走的早,这些年我好寂寞啊,你让我一次吧。”秦钰还待说什么,老王猛的向上一用力,身高只有1米62的秦钰就像战利品一样被身高1米85的老王扛在了肩上。

  老王扛起秦钰就往卧室走,秦钰想奋力挣脱,但无奈身子悬在半空中,根本无从发力,老王突然拨开秦钰内裤的裆部,露出自己儿媳的阴部,然后手指一用力,粗糙的食指就突然没入了秦钰娇嫩敏感的阴道,秦钰受到这个突然袭击,忍不住“阿”的一声叫出声来,老王的食指在秦钰体内用力抠了几下,再次拔出来时,拖出了一条亮晶晶的银丝,老王把银丝抹在秦钰赤裸的臀丘上,淫笑着说:“媳妇,真敏感阿。”秦钰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又被老王这么一说,一下子羞得说不出话来。

  到了卧室,老王一把把秦钰扔到了床上,秦钰慌乱中退缩到床角,抱成一团,惊恐的看着老王,老王得意洋洋的说:“乖,小骚媳妇,想男人了是吧,让我好好爽爽,包你舒服。”秦钰回道:“我才没有,你是阿琛的爸爸,我的公公,怎么能这样,快点出去。”老王又笑道:“没想男人?那怎么连奶罩都不穿就在屋里走?你那小嫩逼里怎么那么快就出水了?”老王这几句话意在羞辱秦钰,奶罩和小嫩逼两个词说的特别重,果然说中了秦钰的要害,秦钰顿时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老王见秦钰被说的说不出话来,冷冷一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夏天天热,人本来穿的就少,老王把背心和短裤一脱,就和秦钰赤裸相见了。

  当秦钰看到老王胯下的肉棒时,不由得吃了一惊,老王那已经勃起的肉棒,又黑又粗又长,比王琛的大出不少,老王看着秦钰那吃惊的表情,淫笑一下,就纵身扑上了床,秦钰已经无路可退,被老王抓住一把拖过来,粗糙的大手轻松攀上柔嫩的乳峰,然后用力一捏,秦钰痛的叫出声来:“好痛阿。”老王狰狞的说道:“奶子多给男人摸才能大起来,你的奶子只怕以后喂不饱我孙子。”秦钰还想伸手去推开老王,手腕却被老王抓住,然后置于头顶,原本就隆起的胸部显得更突出了。老王猛的俯下身,张大嘴一口含住了秦钰的一座乳房,然后肆意的吮吸着,舌头挑逗着娇小的乳头,口水涂满了整座乳峰,秦钰拼命摆动身体,却挣脱不了,乳房在老王的玩弄下反而涨立了起来,乳头也变硬了,秦钰虽然知道这是女性的正常生理反应,却仍然感到羞耻,无奈只能把头扭到一边,紧闭双眼,不忍看着自己的乳房就这样被老王又摸又舔的肆意玩弄。

  老王全身压在秦钰身上,一边玩弄秦钰的乳房,一只手偷偷地滑过秦钰平坦的小腹,直奔少妇身下的最后一缕遮羞布,随着秦钰“啊”的一声惊呼,粉红色的小内裤被老王一把扒掉,秦钰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被自己的公公骑在了胯下。老王伸出手指,戏谑的挑逗着秦钰下身那一小撮漆黑的阴毛,秦钰羞得无地自容,以前王琛再怎么爱玩,也没玩过自己的阴毛啊。老王看着儿媳被自己弄得双目紧闭,满脸通红,心中得意极了,接着又开口说道:“媳妇,今天乖点,我弄到你舒服为止。”这句话说中了秦钰的心事,昨晚王琛的言行伤了秦钰的心,你不顾我的感受,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想到这里,秦钰原本夹紧的双腿稍微松懈了一点,但毕竟骑在身上的是自己的公公,要秦钰开口求欢,还是有些难为情。老王却细致的观察到了这一点,趁秦钰松懈的空档,伸手向两边用力一拉,轻松的就分开了原本夹紧的双腿,秦钰急忙用手去挡,但却被老王用手拨开,秦钰身为女性最隐秘的私处就完整的展现在老王眼前。

  老王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俯下身,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秦钰的阴部,秦钰根本没想到老王会用嘴来舔自己下身,痒的一哆嗦,忙说道:“爸,别舔那里,脏啊。”老王却毫不介意,一下又一下的舔的更起劲了,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让秦钰忍不住呻吟起来,回想起以前在床上,只有自己给王琛口交的份,偶尔想让王琛给自己舔一下,王琛都会毫不犹豫的嫌脏拒绝,反而是公公让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口交的感觉。事已至此,秦钰的抵触也不是那么强烈了,躺在那里,任公公给自己口交。老王见机会已到,起身跪坐在床上,用手托起秦钰那丰满的屁股,把两条腿架在自己腰上,挺腰把自己的肉棒逼近了秦钰的下身。秦钰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但此时她已无心抵抗,睁大的看着公公的大龟头,一点点顶开自己的两片阴唇,然后慢慢插入,直至全根插入自己体内。秦钰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自己被插入的过程,带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老王的肉棒虽然比王琛的还要大出一圈,但毕竟年纪大了,不如年轻人那般坚硬,如果说王琛的肉棒是坚硬如铁的话,那老王的肉棒只能算是一条大肉虫,秦钰只觉得自己身体内的空隙都被塞满了,满足的充实感席卷了全身上下,舒服的秦钰再次发出了满足的呻吟,老王玩女人很有一套,待全根插入后并不急着动,而是先停下来感受一下儿媳阴道里的温暖和紧窄,等了好一会,才抱着秦钰的身子开始慢慢抽插起来,秦钰很享受公公比老公那大一圈的肉棒,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任公公抽插玩弄。老王插了几十下,觉得还不够劲,于是将秦钰的腰身向上折起,秦钰的膝盖压上了乳房,老王再全身压上,改成了从上而下的插入姿势,每次抽插都深入不少,秦钰更是大声呻吟起来,这样又插了一百多下,老王只觉得秦钰的阴道阵阵紧缩,不由得心里一喜:“小媳妇这么快就被我干到高潮了?外面还真看不出骨子里这么敏感啊。”秦钰此时嘴里嗯嗯啊啊的乱叫着,老王忽然就停了下来,秦钰睁开眼,双眼迷离的看着老王说:“爸,别停,我要。”老王故意说:“什么别停啊,你要什么?”秦钰昨晚的欲火没有完全平息,今天又被老王挑逗起来,此时她再也不愿错失完全释放自己欲望的机会,于是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翁媳常伦,张口哀求道:“不要停止干我,我要你的鸡巴狠狠插我,插我的小嫩逼。”老王见儿媳已经彻底臣服,得意洋洋的说:“好,这可是你求我的,我满足你。”说罢,大肉虫再度插入,秦钰下身的空虚再次被填满,舒服的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老王也不再克制,双手按在秦钰的乳房上开始冲刺,直到秦钰被带上了快感的最高峰,然后老王也在秦钰体内最深处猛烈地喷射出来。
  激情过后,赤裸的两人躺在床上,老王看着被自己草到高潮的儿媳喘着粗气,双眼微闭的躺在自己身前,心中很是得意,过了好半晌,秦钰急促的呼吸才慢慢平缓下来,睁开眼看着老王,一脸幸福的说:“爸,你真厉害啊。”老王淫笑着说:“那当然了,我说了包你舒服,现在信了吧。”秦钰回想起刚才的激情,又说:“爸,以前阿琛可从没舔过我下面,你怎么会去舔啊。”老王色迷迷的盯着秦钰的奶子说:“我最喜欢吃鲍鱼了,阿琛那小子会玩什么,只会硬来吧。”秦钰羞涩的点点头,两只小手慢慢的探到老王的胯下,把公公软下去的肉虫捏在手里,轻轻把玩。老王也俯下身,张大嘴封住秦钰的小嘴,舌头就探入秦钰的口腔里,秦钰也热烈的回应着,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老王也趁机把手探到秦钰身后,摸向了心仪已久的儿媳的丰臀。秦钰本来是平躺着,此时也顺从的侧过身子,方便公公去摸自己的屁股,老王的手覆盖在儿媳丰满圆滚有弹性的臀丘上,肆意的抚摸,揉捏着,还不时去挑逗秦钰的后门,弄的秦钰的菊花一阵阵紧缩。
  就这样又纠缠了一会,老王的肉虫再次挺立起来,秦钰把头扭开,双颊绯红,娇喘细细的看着老王,问道:“还要来一次么?”老王也不多说什么,伸手揽住秦钰的腰,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秦钰明白公公的想法,顺从的配合着,跪好,把雪白丰满的臀部高高撅起,等待身后男人的插入。老王看着如此性感浑圆的臀部毫无保留的就这样呈现在自己眼前,不由得也有点激动,把自己略微颤抖的双手放在儿媳的屁股上,摩挲着,揉弄着,开口说:“好媳妇,你这屁股真性感啊,我第一次看到就想,这么圆的屁股要是能让我上一次,那有多爽啊。”一边说着,一边又用手分开秦钰的两片屁股,把小菊花展现出来,秦钰被弄得羞到不行,低着头说:“哎呀,别说那么多了,快进来吧。”老王也不再磨蹭,提枪上马从后对准,然后借着刚才体液的润滑,大肉虫再次插入了秦钰体内。

  秦钰舒服的嗯了一声,便半闭着眼睛,把头枕在胳膊上享受起公公的抽插来,老王的双手感受着儿媳臀部的丰腴,肉虫一下接一下的狠狠插入儿媳体内,自老婆死后,老王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爽快的玩过女人了,此时低头一看,细腰丰臀肌肤白嫩的儿媳正乖乖的趴在自己胯下任由自己抽插,尤其是那圆润丰满的屁股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刺激,老王心中涌起了久违的征服感,不由得又加了几分力,小腹撞在秦钰的屁股上,发出淫荡的啪啪声。秦钰此时半趴着,身后的快感滚滚涌来,心里除了满足感之外,还有对王琛报复的快意,你没力气满足我?想上我的男人多得是。你嫌我下面脏不肯舔?我让你爸爸来舔我的逼。骂我骚逼?我就好好发一次骚。几个男人才能满足我?哼,多多益善。一想到这里,秦钰故意开始放荡的叫床:“啊,爸爸,你好厉害啊,快用力插我,我是个欠操的小骚逼,你快点插死我这个小骚逼,你全部射到我的小骚逼里,搞大我的肚子吧。”

  老王倒被秦钰这么放荡的言语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在报以更加大力的抽插的同时,也用污言秽语来回应着秦钰的挑逗:“我插死你这个小骚货,看你屁股那么翘,被男人操多了是吧,今天老子狠狠治治你,免得你给我儿子在外面乱戴绿帽子,你被小琛睡了那么多次,屁股这么大了肚子怎么还没大起来,今天老子自己来,干大你的肚子,让你怀上我王家的种,好早点给我王家传递香火。”正当男人的凌辱征服欲得到极大的满足时,老王忽然觉得背后有点异常情况,回头一看,王琛竟不知何时回到了家里,就靠在卧室门口看着床上的这一幕好戏。也许是打击太大,王琛就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乖乖的趴在床上,撅起丰满的屁股任自己父亲狠狠抽插,同时嘴里还说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

  老王精神一紧张,本来就想射的欲望更强烈,老王急忙想拔出来,但已经来不及了,第一发射在了秦钰阴道里,待拔出来时,第二发精液就当着王琛的面,狠狠的射在了秦钰的屁股上,紧接着第三发射到了秦钰的背上,同时射在秦钰阴道里的精液也流了出来,秦钰刚想问怎么这么快就拔出去了,一回头,却发现王琛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也吓了一跳,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王琛手里拿着一盒刚买回来的,还未开封的避孕套,又满面通红的低下头去,老王看看王琛,还是面无表情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刚想开口辩解几句,刚说了:“小琛,你看……”王琛就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手一松,一盒杜蕾斯掉在了地上,然后王琛的盯着床上赤裸的男女,恶狠狠的说:“你们这对狗男女,奸夫淫妇。”说完扭头就走,老王急忙说:“小琛,是这样的……”秦钰也叫道:“阿琛,你听我说……”话还没说完王琛就又走回到卧室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床上一对男女的眼神瞬间从焦急变为了恐惧。房间里响起女子尖的叫和男人低沉的惨叫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第二天报纸头条:翁媳乱伦酿家庭惨祸,一男子弑父杀妻后自杀。

  「全文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同学】作者:不详 下一篇:【上了大姑姑】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