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花红月满永不缺【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小说采集  阅读:加载中

--

  「大妹子,到我家来坐吧!」「不啦,改日吧……」「进来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进去。这一带三四十家,都是某航运公司船员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结婚年馀还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线,平均半年还不能回家一次。 

  这在某一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至于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线船上服务,因触礁沉没,蔡先生是死亡名单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没孩子,领了笔优厚赔偿金,一个人随心所欲过活。 

  卓太太近来听说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张。但耳闻总是不如眼见,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领了约二百万赔偿金,但又怎可眼红,难道她们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尽管卓太太不信,却对蔡太太较疏远。本来蔡太太好多次请她到蔡家玩,她都藉故推开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实在不便推就进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客人。 

  「喔!我来介绍……这位是卓太太,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顺……」蔡太太说。 

  卓太太点点头,江福顺向她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太没伸手。 

  卓太太发现这男人约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过三十岁,大概比蔡太太小二、三岁。蔡太太三十一,说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见过此人一、二次,却未听蔡太太称他表弟。 

  「管人家那麽多的事干什麽?」卓太太心中告诉自己,坐一会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样奶今晚在这吃饭,不然就是瞧不起我。」「不!蔡太太,我还有事……」「奶也是一个人,有什麽事?」「真的,我真的有事……」「别见外吧,我们是邻居也都是吃海上这家饭的人,我吗?也早就想交奶这个朋友,至于说我表弟也十分敬慕奶……」她向江福顺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点头。 

  「这个人可真怪……」卓太太心头一跳,不知为什麽这个男人使人产生好感。也就是说,他笑起来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动人,一下子就能使人忍不住喜欢上他……「这怎麽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对这新村中女人的谣言纷纷,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处处小心谨言慎行。 

  「大妹子,就让表弟陪奶聊聊,我去做饭。」「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卓太太,表姐是诚意留奶,而我,如果奶不以为冒昧,我也十二万分希望奶赏脸留下吃个饭……」「谢了,江先生,要没事我就留下吃顿便饭也无所谓。」「大妹子,奶有什麽事?」「这……不便告诉大姐。」「大妹子,奶再推三阻四的,就连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绅士呀!」结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顺陪着聊天。 

  吃饭时,蔡太太要来点酒,卓太太自然不会喝酒,就连江福顺也不喝,还责备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还是少喝为妙……」「看到没?」蔡太太说∶「这可真是书呆子喝酒算什麽?我只有一个人,总要有点精神寄托。」卓太太说∶「要是不过量,少喝一点也不要紧。」「表姐要是像卓太太这样就好了。」「怎麽?你敢当着大妹子的面让表姐下不了台。」「表姐,真的,奶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吃完了饭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顺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辞。 

  卓太太她本来十分後悔到蔡家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个门,却又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她觉得江福顺很讨人欢心,长得不错,又会说话,这十分寂寞孤单的女性心目中,寂寞又增了几分。 

  第二天又遇见蔡太太,她说∶「大妹子,表弟走时说要我代他向奶问好,他十分敬慕奶。」「蔡太太……奶在说笑话。」「怎麽?奶不信?我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随便评论女人,我也没听他这麽说过一个女人,奶走後,他说奶有高贵内在美。」「哟!我简直要昏倒了。」「好!好!不信算了。」「我是说……我那有江先生说得那麽好?」「他还说,要是奶没有结婚,他一定非追奶不可,他还说,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奶……」卓太太芳心「卜卜」猛跳。 

  又过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礼物来找她,有陈皮梅、糖果、高级饼乾和十个大梨。 

  「蔡太太,这是干什麽?」「别误会,我可不会送奶礼,是我表弟托人送来要我转给奶的。」「我不能收,才见过一次面,我怎能收这厚礼?」「表弟说礼太薄了,他怕太厚奶不会接受,奶要是不收,我可要夹在中间受罪了。」「那怎麽会?麻烦奶退回去就是了。」「退回去?哼,奶要是不收下我马上就会吃光,表弟来了还以为我没送奶,反而留下自己吃了呢?」「不会的,必要时我会为奶作证。」「……」卓太太冷静下来下了决心,她以为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预先安排,使她和江福顺见面的。 

  「大妹子,奶诚心要叫我背这个黑锅。」「这不能怪我,奶应知道我是不会收下这礼物的。」「大妹子,奶不收我可要翻脸了。」「蔡太太,奶这是强人所难,奶就是翻脸我还是不能收。」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读过中学,为人正派,这方式行不通只好作罢。 

  但又过了四天,蔡太太又来找卓太太了∶「大妹子,奶看怎麽样?果然背了黑锅啦?」「怎麽?令表弟说奶把礼物吃了?」「他说我根本没送奶,而是自己吃了。」「对他解释了吗?」「说破了嘴也没用,除非奶为我证明一下。」卓太太真不愿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检点。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见证一下不可,卓太太总不能不通人情,况且,是送礼给她而起的误会。 

  到了蔡家,又见到了江福顺。他还是那麽的热情、客气,此时他笑起来更加迷人。也可以说,这小子更具有男性魅力。 

  「大妹子奶说这能怪我吗?当时送奶奶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东西坏了浪费,就把它吃光……」「好吃的说法。」「江先生,当时蔡太太送这礼物给我,我坚决不收我们差点翻脸,结果她才拿回去,所以这不能怪她。」「这我相信,但奶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几乎可以想到这後果的。 

  」蔡太太说∶「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会吃掉,你还会寄来?」「当然,这叫做礼貌,我的心意尽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没办法。」「大妹子,不是我说奶,都是奶惹出的麻烦我要罚奶。」「蔡太太,我可没有犯错。」「还说没错,表弟可没当第三者面来骂我呀!」「那是奶活该。」「好哇,你们二个人欺负我一个人,我不饶奶……」卓太太跑到江福顺身後,蔡太太抓不到,她说∶「不管!我要罚奶在这吃饭,我去做饭去。」「不!不行呀!我有事。」「我才不管奶有没有事。」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他拉住。 

  卓太太心头一阵颤抖。一个长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经不住挑拨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挣着手。 

  「素兰……奶不能走。」他拉得更紧,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兰。 

  一个男人直呼她的名字,听起来更加心乱。 

  「江先生,不要这样,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表姐不反对我喜欢奶,她说也只有奶配得上我。」花素兰粉脸红了,她怕极了,但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个廿三岁少妇结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离家都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经常幻想。近来她常常作梦,而梦中必有江福顺。 

相关链接:

上一篇:姑嫂同床 下一篇:【老婆的姊姊被我上了】【完】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